农村大学生毕业三年后失联 父母寻子十年

分类:普通高考 时间:2018-11-27 阅读量:

蒋玉兵在学校时期的照片。 本文图片 封面新闻

蒋玉兵在学校时期的照片。 本文图片 封面新闻

  11月,四川乐至气温下降到10度以下。听说记者到了村里,今年66岁的宝林镇万斤沟村民蒋基会,没来得及穿上外套,便匆匆提着袋子,找到了记者。

  袋子里,是蒋基会小儿子蒋玉兵大学时期的照片、高中的准考证。2001年,蒋玉兵以优异成绩考取厦门集美大学,就读于海航学院。2005年,蒋玉兵毕业后,告诉父亲他在武汉上班。

  三年里,儿子偶尔打电话回家,开口便是需要钱,一次三五百,三年间蒋基会给儿子汇去1万多元。2008年,蒋玉兵回到家中。

  “回家时整个人都瘦了,胡子拉碴。”蒋基会介绍,地震后,在家住了不到一个月,蒋玉兵再次离开家,时隔几天,在最后一次通话后,便没了音讯。联系同学、询问学校。10年间,他们夫妇想尽办法,可仍然没有儿子的消息。

蒋基会依旧保存了蒋玉兵当年的高考准考证。

蒋基会依旧保存了蒋玉兵当年的高考准考证。

  家里出了大学生 夫妻耕种10余亩地供他上学

  万金沟村,因为产业基础薄弱,至今仍是贫困村。17年前,村民蒋基会收到了来自厦门集美大学的喜讯,大儿子蒋玉兵以优异的成绩被大学录取。

  “当时村里也没有什么大学生,蒋玉兵2000年本来就该毕业,但是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,我们又支持他读了一年。”蒋基会介绍,2001年,蒋玉兵考上大学,让他高兴了很久。

  丈夫蒋基会的兴奋,在妻子龙庭秀的一番话中暂停了下来。“拿什么来供他读书呢?” “种地。”蒋基会随即在村里包了几亩撂荒的土地,加上自家的,十多亩地种上了玉米、红薯。

  “贷了1万元贫困学生助学款,其余的都是我们种地、养家禽挣的钱,来供他读书。”蒋基会介绍,蒋玉兵除了大一假期回来过一次,随后放假都在外面勤工俭学。

蒋玉兵被厦门集美大学录取。打完最后一个电话 儿子再无消息

蒋玉兵被厦门集美大学录取。打完最后一个电话 儿子再无消息

  2005年,蒋基会接到了刚毕业儿子的电话。电话中,蒋玉兵告诉父亲,他在武汉一家公司上班,蒋基会赶紧鼓励儿子,要他好好干。

  “过了一段时间,来了一个电话说需要钱。”蒋基会介绍,当时他二话没说,带着几百元钱到了乐至县城,给儿子汇了过去。

  随后,蒋玉兵便隔三差五的向家里要钱,多则上千,少则几百。到2008年5月份,蒋玉兵回家前夕,蒋基会已经给儿子汇过去1万多元。

  “刚回来时面黄肌瘦,心事重重的样子,问他怎么了,他也不跟我们讲。”蒋基会说,5月下旬,在家未呆上一个月的蒋玉兵,提出同学介绍了工作,要再次离开家。临时走,又从家里带走了4000多元。

  父子俩最后一次交流,在蒋玉兵离开后的半个月。蒋基会主动给儿子打了电话,蒋玉兵说,他要去大连帮私人老板开船。

  “我当时就说,只要是好工作,就可以去。”蒋基会回忆到,过了几天,他再次拨打了蒋玉兵的电话,电话那头,一个女声传来,告诉他蒋玉兵没在。2008年11月,他把电话拨过去,仍然是那个女声,告诉他蒋玉兵调走了。

  至此,蒋玉兵失去了所有音讯。

蒋基会夫妇。

蒋基会夫妇。

  6旬夫妻10年寻子 有钱没钱人回来就好

  蒋玉兵的家,在万斤沟村五组的一处山坡下。红薯丰收,蒋基会夫妻忙着制作红薯粉,大儿子从小智力残疾,几经治疗虽然有所好转,但仍然没法劳动。

  “当时我们找到了同村蒋玉兵的高中同学,打电话给了集美大学,都没蒋玉兵的消息。”蒋基会说,蒋玉兵留下的几个联系方式,也都无法打通。

  夫妻俩想去大连找人,困于年龄大了又没钱,反复打电话,派出所也一直帮助寻找,却始终又找不到人。每次讲到蒋玉兵,母亲龙庭秀都忍不住泪眼婆娑。

  “在田里栽油菜的时候,想到蒋玉兵,我就边栽边哭。”龙庭秀说,她每次想念儿子的时候,就坐在桌旁,拿出蒋玉兵以前带回家的照片,看着流眼泪。

  如今,蒋基会已经66岁,龙庭秀也年过6旬,儿子住过的房间,夫妻俩仍然保留了下来。

 

更多精彩内容

教育在线 成绩查询

 

相关信息

 

教育在线 招考政策

  1. 1. 所有内容为机器自动选取
  2. 2. 本站为广大考生提供招生考试政策等信息查询
  3. 3. 如侵犯您的权益 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感谢那些为互联网做出贡献的个人和团体!